作者序      
  「臺灣水生植物圖誌」一書經過多年的催生,終於在諸多疑點仍無法解決的狀況下完成了。這些疑點主要是在於部份物種身份的判定以及學名採用的取捨上。水生植物的系統分類研究具有一些傳統上的困難。首先是多數植物生長在淡水域或海域中不易採集,部份種類不易在人工環境栽培以供觀察。其次是水生植物的形態,即使是生殖器官,容易因環境因素而產生很大的變異。此外,在高等植物的生殖演化上,多倍體的產生與各多倍體族群間的雜交,以及種間與種內的雜交現象挑戰了一般的種定義,也經常使種的判定產生困難。再者,由於臺灣位於東亞候鳥遷移帶上,許多物種進入本島的歷史極為複雜,同一個物種的不同族群可能源自於不同的引入或演化事件,所以若要研究臺灣的水生植物,得對鄰近地區甚至是非鄰近地區的植物相有著相當的瞭解。由於多數的分類學者不太願意從事水生植物的分類研究,在缺乏研究及資料不足的相互因果下,探討水生植物的正確學名與系統分類有時是相當困難的,如菱屬、水蓑衣屬和水莧菜屬的分類難題即為例證,唯有在未來進行世界性的研究才可能解決現存的問題。
  本圖誌的主要目的旨在提供臺灣產各種水生植物的正確或可用學名和形態特徵,以供喜愛水生植物的社會大眾,以及有心研究者鑑定和瞭解特性之用,因此在書寫的用語上並不如坊間的通俗出版物生動活潑,這是作者等深感抱歉的。文中所用以描述特徵的術語,大致上依循「臺灣植物簡誌」,讀者們可加以比照,或參考其它相關的植物學書籍。
  我們原本期待在本圖誌中,每一種植物都附有活體照片或(模式)標本照片,但因許多植物的圖片長期缺乏拍攝(如莎草科與禾本科),或已拍的照片不盡理想,因此圖片提供無法完整是本書的遺憾。為了彌補照片的不足,本圖誌另提供植物繪圖,這些手繪圖許多是出自邱玉美小姐和廖俊奎先生的手筆,少數是其他人所繪的,作者們在此向他們致上最大的謝意。
  本圖誌之所以能夠順利完成,得感謝二十餘年來,許多朋友、師長和同學的協助以及相互的切磋討論,沒有他(她)們,這圖誌永遠不會完成。首先要感謝第一作者碩士論文的指導教授許建昌博士,沒有他的安排與指導,第一作者可能不會有機會接觸水生植物的領域。其次,要感謝第二作者的雙親黃阿修女士和顏再興先生,有他們長期的支持與耐性,第二作者才能無後顧之憂地長期浸淫於系統分類學的世界堙C接下來我們要感謝愛魚水族工作室張文賢先生與劉南玉女士,長年以來對本土水生植物的熱愛與投注,並持續提供各項材料與採集資訊;大英自然史博物館(NHM)植物系中國植物誌負責人Mr. Mike Gilbert及林奈植物典藏負責人Dr. Charlie Jarvis對於古老文獻搜尋與命名規約的解答讓我們受益匪淺;大英自然史博物館總圖書館及植物系圖書館允許我們借閱Osbeck與Plumier手稿,解決了我們對部份命名的困擾;芬蘭Turku University的Dr. Mikhail Kozlov並慷慨地協助我們複印並翻譯俄文文獻;此外,我們也對以下的諸位先生、女士、學者及機構在各方面的協助表達由衷的謝意:(按姓氏排列): 何明鑫先生、呂勝由先生、李松柏先生、周旭明先生、徐國士博士、張惠珠博士、張蕙芬小姐、梁慧舟先生、莊育川先生、莊宗益先生、郭城孟博士、郭秋成博士、郭紀凡小姐、陳明義博士、陳淑琦小姐、陳發貴先生、陳銘仁先生、彭鏡毅博士、曾晴賢博士、黃世富先生、黃生博士、黃朝慶先生、黃榮君先生、楊宗愈博士、趙淑妙博士、劉和義博士、歐辰雄博士、謝立忠先生、鍾明鋐先生、蘇玲娟小姐、東京小石川植物園標本館、美濃愛鄉協進會、八色鳥工作室以及明潭水庫管理局;我們也要感謝李冠儀小姐的打字與編輯、陳添財先生幫忙解決部分問題與照相、蘇琦玲小姐、廖俊奎先生、賴惠珍小姐、周富三先生、許秋容小姐、劉世慧小姐、曾妤馨小姐、柯智仁先生和趙怡姍小姐的幫忙。最後要特別感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陳主任委員希煌、陳溪洲處長、湯曉虞副處長、方國運科長、王守民先生等多年來的鼎力支持。